前言

吴越地区是中华文明的重要起源地之一,是中国东部长江下游的古代文明中心。吴越学问与长江中游的楚学问和长江上游的巴蜀学问并称为长江流域古代三大文明。

吴是周人和江南土著民族结合而形成的诸侯国,商晚周初在太伯、仲雍创建勾吴时,一方面“端委,以治周礼”;另一方面又随乡入俗,“断发文身”。所以吴国学问是由华夏学问和土著“荆蛮人”学问相融合形成的区域性学问,始终保持着鲜明的地方特征。

本展览撷取镇江博物馆藏吴学问青铜精品56件(套),从一个侧面揭示吴学问的区域特征,相信会给大家带来别样的感受。

第一单元 吴国青铜器的总体特征

吴越地区是中华文明的重要起源地之一,是中国东部长江下游的古代文明中心。吴越学问与长江中游的楚学问和长江上游的巴蜀学问并称为长江流域古代三大文明。

吴是周人和江南土著民族结合而形成的诸侯国,商晚周初在太伯、仲雍创建勾吴时,一方面“端委,以治周礼”;另一方面又随乡入俗,“断发文身”。所以吴国学问是由华夏学问和土著“荆蛮人”学问相融合形成的区域性学问,始终保持着鲜明的地方特征。

本展览撷取镇江博物馆藏吴学问青铜精品56件(套),从一个侧面揭示吴学问的区域特征,相信会给大家带来别样的感受。

第二单元 吴国青铜器的类型特征

吴国青铜器可分三种类型:一是中原型青铜器。以西周早期的宜侯夨簋和伯簋,春秋中晚期的吴王光鉴、禺邗王壶等为代表。二是仿造中原型青铜器,这类器出土数量最多。在器形、纹饰等方面模仿中原,而又有所变化,体现了吴国青铜器的典型风格,这次展出的大部分青铜器即属此类。三是吴地创造型青铜器。在器形、纹饰上均呈现出浓厚的地方特色,为其他地区所不见,如这次展出的丹阳司徒矮足鼎、铜尊等,展现了吴国先民的创新精神和智慧。




第三单元 吴国青铜器的纹饰特色


吴国青铜器反映先民创新精神和智慧,更表现在它的纹饰艺术风格上。吴国青铜器的纹饰,一方面汲取了中原青铜器上的某些特征,但给以简化变体,赋予地方色彩。典型的如兽面纹、鸟纹、夔纹、垂鳞纹等。另一方面,吴国先民还不断创新,发明和应用了自己独特的纹饰形式,为吴国青铜器所独有。典型的如常见的各种几何形纹以及棘刺纹等,是吴地青铜匠师的独特创新形式。



第四单元 吴国青铜兵剑甲天下

春秋中、晩期,吴国“益疆称王”,西破强楚,北威齐晋,南服越人,一度争霸中原,成为长江下游的一个强大国家。此期间吴国青铜冶铸业的技术水平,以其著称于世的铜兵器为标志,高超于中原诸国。吴国铸造的青铜兵器,以剑、戈、矛为代表,无论文献记载还是出土实物所见,质精物美,为人艳称,驰名列国,视之如宝。《战国策》云:“夫吴干之剑,肉试则断牛马,金试则截盘、匜”。《庄子?刻意》曰:“夫有干(吴)越之剑者,柙而藏之,不敢用也,宝之至也”。《史记?吴太伯世家》载“季札赠剑”史事,更是反映吴国宝剑风靡一时。


吴国青铜兵器三绝: 1、几何暗花纹饰。2、精致的剑首同心圆纹。3、双色复合剑技术。

吴越青铜兵器所特有几何暗花纹饰,堪称吴越兵器技术一绝。对其制作工艺及形成机理,国内外专家们进行了长时间的探索和测试研究,所得出认识不一。上海博物馆经反复考古模拟试验,确认暗花纹饰系采用富锡膏剂作加热扩散呈色,由此揭示了我国早在2500年前已掌握了一种特殊而精湛的表面合金化技术。这种技术,使得青铜器表面既产生装饰效果,又具备防腐功能,这是吴越青铜匠师们对我国古代科学技术上取得的一项了不起的卓越成就。


第五单元 吴国青铜农具促发展

吴国矿产资源丰富,土墩墓中用几何印纹硬陶坛盛放青铜冶铸块随葬,反映了吴人对青铜的重视。史载西周晚期中原铜料匮乏,周王朝派重臣南下索取,或为此重兵征伐,以获得“吉金”即铜料。吴地矿产资源的丰富,为吴国农业的发展奠定了基础。考古发现江南地区出土青铜农具数量多而种类齐全。青铜农工具在吴地的较为普遍使用,对促进吴国农业生产起到了重大作用,为吴国的强盛奠定了物质基础。吴国青铜农具特点,有些器具刃口作锯齿状,在江南农村至今仍在使用锯口镰,尤适收割水稻,说明吴学问稻作农业传统源远流长。


第六单元 吴国车马器

车马是中国古代非常重要的交通工具,无论在日常生活还是战争中,车马都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车马器则是用于中国古代车马上的青铜配件,包括车轴两头的套筒“軎”,套筒上的加穿棍“辖”,放置在马嘴里的金属条状物“马衔”,马衔两端露出嘴外的部分马镳,形似四通,马络横、竖连接交叉处用的“节约等。

了解下一展览

展览回顾 > 大辽遗珍——辽代文物展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