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月镜花——金上京历史博物馆馆藏铜镜精品展

一、前言

阿城,位于黑龙江省哈尔滨市东南23公里处,是哈尔滨市属区,面积2452平方公里,人口58万。公元1115年,生女真完颜部首领完颜阿骨打在此建元收国,定都会宁(今黑龙江省哈尔滨市阿城区白城);公元1234年,在蒙古和南宋的联合进攻下金代灭亡,历十帝,凡120年。上京会宁府是金代前期都城,金初四位帝王在此临政38年;后相继迁都中都、南京,与南宋划淮而治。清雍正年间,在会宁始设阿勒楚喀协领衙门,简称阿城。

金代是多民族政权,根据多民族国情,诸京分布于各民族聚居区,成为统辖各民族、治边的重地;金代设有“一都五京”即:中都大兴府(今北京)、上京会宁府(今阿城)、东京辽阳府(今辽阳)、西京大同府(今大同)、南京开封府(今开封)、北京大定府(今宁城)。

金上京历史博物馆是展示金代历史、金源学问的专题博物馆,承担着传播金代历史学问的重任。为加强馆际交流与合作,金上京历史博物馆拟在金代京、都故地举办“水月镜花”铜镜专题巡展。金上京历史博物馆馆藏金代铜镜达500余面,铜镜主体纹饰极其丰富;此次展览特别从馆藏铜镜中遴选出120面,共分为龙纹镜、鱼纹镜、人物故事镜等八个单元展出。铜镜不仅是工艺美术品,透过它们亦折射出女真族强健质朴的民族性格与开放进取、善于学习的民族精神,为大家了解金代社会生活等诸多方面提供了研究素材。

二、陈列单元

第一单元

龙纹镜25面)

说明文字:龙纹图案从汉至唐有不同的表现手法。金代龙纹镜纹饰以单龙、双龙、鱼龙变化为主题纹饰,多衬以祥云和波浪。龙体多为昂首张口,细颈长尾,金代初期出现四爪龙,中晚期则出现了五爪龙。镜中龙纹身披鏻甲,形象奔放,给人一种腾云驾雾之感。形制有圆形、桃形、葵形、带柄等,其中,以圆形居多。这一时期还出现了鱼化龙和翼龙纹镜。

1.鱼龙变化镜鱼龙”为想象出来的集龙头、鹿角、鱼身、凤翼、麒麟尾等特征于一身的神物。镜中龙首鱼身,呈“C”字形绕钮盘曲。头部上方似鹿状三叉角上翘;龙身前胸部分左右生有一对凤翼;近鱼身尾部似一团火焰,通常也称谓“麒麟尾”。“鱼龙”身躯周围布满饰海水纹。其构思新巧绝妙,寓意内涵宽广深厚。给人以精灵秀雅、超凡脱俗、玄秘传奇之遐思。

鱼龙变化镜

2.翼龙双鹤纹桃形带柄镜:此镜是带柄镜中较大的一种。镜身呈蟠桃形,纹饰分上下两区:下区为一条展翅腾飞的双翼龙正跃出海面;上区为两只仙鹤展翅飞翔。上下两区遥相呼应,十分形象生动。翼龙是传说中的远古巨兽,象征勇猛强大,而仙鹤则表达人们祈求长寿的心理。

翼龙双鹤纹桃形带柄镜

3.辽代四摩羯镜:四摩羯(也称鱼龙)形态相同,头朝钮,尾左摆,在花钮座四周均匀分布,构成主图饰。近缘处四朵祥云和四朵菊花相间环列。摩羯张口吐舌,一支叉角上翘,下颌一绺鬃毛,近尾。四摩羯外至缘间,衬托有相间环列的四朵祥云和菊花图饰。整体画面协调合理,清新典雅,具体形态刻画生动活泼,栩栩如生,其内容具有较深厚的学问内涵。本镜这种“四摩羯”与莲、祥云、菊花等图饰相组合的图案,在辽镜中较为常见,表明了当时流行的这种对自然崇尚与神灵崇拜下的社会背景,是一种社会学问现象与思想理念的具体反映。

辽代四摩羯镜

第二单元

双鱼镜13面)

说明文字:双鱼纹饰是金代铜镜中采用最多的图纹,出土的双鱼纹镜也较多,双鱼镜被认为是金代典型器物。鱼的形态、构图十分丰富。一般为镜背满布水波纹,或波浪汹涌,掀起浪花;或层层波浪,卷起细浪。钮两侧各有一鲤鱼,同向回游,逐浪嬉戏。有的鱼立体感强,鳍鳞清晰,摇头摆尾,形态逼真。有的鱼体较扁平,背鳍和鱼鳞不明显。金代双鱼镜之多,表达了女真族这个渔猎民族,缅怀以往渔猎生活的深切情感。而且,鱼具有生殖繁盛、多子多孙的祝福含义。“鱼”谐音“余”有“吉庆有余”、“连年有余”的美好愿望。

1.双鱼镜:这面双鱼镜以水波纹为背景,两条肥大的鲤鱼首尾相接,追逐于波浪水藻间,绕钮作同向侧游。双鱼写实、丰满,刻画细致,画面洋溢着幸福、吉祥、欢乐的情趣,因而格外招人喜爱。

双鱼镜

2.金代双鲤鱼大铜镜:此铜镜直径43厘米,重12.4公斤,被誉为“中国圆形铜镜之王”。镜背刻画两条鲤鱼绕钮相互追逐,漫游觅食,逐浪嘻戏。双鲤鱼鼓鳃瞪目,嘴微张,口吐气泡。鱼身翻转尾后扬,长背鳍,蜿蜒伸至鱼尾,两片臀鳍对称式展开。鱼尾两叉式展开,鳞片呈网状,凹凸排列有序。两鲤鱼间浪层起伏,翻滚回旋,溅起浪花,画面情趣盎然,寓意生辉。此镜铸造精美、细腻,所包含的民俗意义和思想观念,更呈现出学问传承多元化和传统特色,凝聚着丰富的学问内涵。

金代双鲤鱼大铜镜

第三单元

人物故事镜30面)

说明文字:金代人物故事题材十分广泛,有柳毅传书、许由巢父、吴牛喘月、牛郎织女、达摩渡海、仙人龟鹤、抚琴镜、童子缠枝镜等。金代人物故事镜注重景物描写和人物形态,善于表现远近层次关系,具有浓郁的民间学问色彩。那些广为流传的故事给人们生活带来美的陶冶和善的启迪。金代人物故事镜对环境的刻画充满了道家的田园气氛。或祥云缭绕、鸾凤翩飞,或鹤舞;鹿奔、灵龟举首,或高山流水,嘉树芳草之中一高髻广袖、裙带飘拂的仙女,或一长袍大带。踽踽拽杖的老者,宛若马远、夏圭的古画意境。形制有圆形、桃形、葵形、带柄等。

1.柳毅传书故事镜:表现的是唐代小说中的一个故事。洞庭湖龙王的女儿在夫家遭受虐待,牧羊于野外,途中巧遇书生柳毅,龙女向他诉说不幸,请他传书给洞庭龙王。柳毅欣然应允,骑马东去来到洞庭湖边,三击桔树,得入龙宫,把信呈给龙王。故事的结局是龙女被接回龙宫,并与柳毅结为夫妻,这面镜子表现的是龙女在郊野向柳毅诉说不幸的情景。

柳毅传书故事镜

2.吴牛喘月双龙镜:吴牛喘月双龙镜细致入微地刻画了吴牛、月亮、星辰、祥云、湖水,而且又在水中辅添了半隐半现的双龙和鲤鱼,使原有“吴牛喘月”的故事又扩充了新的内容并融入了神化色彩,令人产生一种更富情趣的遐思。

吴牛喘月双龙镜

3.八角童子缠枝镜:童子缠枝题材始于宋,盛于金中期。这面八角童子缠枝镜分内外两区,内区是以植物枝叶为地纹,而主纹则是几个体态丰润的孩童附其上,嬉戏玩耍。外区则有蝴蝶围绕,组成了一个生动活泼的画面,它的边缘由八角组成,形制特别罕见。

八角童子缠枝镜

第四单元

鸾兽葡萄镜7面)

说明文字:鸾兽葡萄镜盛行于唐,金代多仿制,多数较为粗糙,形象不似唐镜之精细传神。铜镜上所刻画的兽形图案,形象不一,姿态各异,统称“海兽”。金镜图案中的海兽形象,由于画域狭小,不能细腻描绘,便采用了粗略的浮雕手法,夸张其头部特点,造型生动。瑞兽之间饰以葡萄枝叶,更显生趣。枝叶纹相互穿插缠绕,形式优美。鸾凤与葡萄藤蔓相间分布,布局精细。有的图案纹饰为环绕的四只鸾凤穿行在花枝丛中。葡萄蔓延的枝条和丰硕的果实,象征着富贵长寿,深受人们的喜爱。

1.鸾兽葡萄镜:这面鸾兽葡萄镜,它的纹饰分内外两区,内区为六只瑞兽攀援葡萄蔓枝叶实,外区为卷草花纹,边缘为花瓣图纹。此镜作工精良,生活气息浓郁,是为金代铜镜之精品。

2.海兽葡萄镜:此面海兽葡萄镜圆形,兽形钮,折缘,中间一周凸弦纹将镜背分为内外区。内区浮雕数只神兽,外饰以鸾鸟、蜂蝶,背景满饰葡萄枝蔓与果实,组合成一幅祥瑞精美的图案。葡萄籽多,则象征多子多孙。

第五单元

神兽镜11面)

说明文字:神兽镜起源于汉代,流行于北魏、隋唐时期。金代神兽镜多为仿制,是集汉唐风格于一身,形成了一镜具有多个朝代的历史风格,神兽镜的基本特点,是以青龙、白虎、朱雀、玄武,或龙虎、或加神像为主纹饰,神像则有东王公、西王母、南极老人、黄帝、伯牙、钟子期等神话历史传说人物。这其中也有双龙、四兽、天马神兽镜等不同的主题纹饰镜。

1.四神镜:这面四神镜圆钮,素缘。环钮四神象造型生动,形象清晰。左侧为青龙腾跃蜷曲;右侧为白虎,两只后腿蹬开,前腿提起,怒目圆睁;南为朱雀,颇似凤凰,更似孔雀;北为玄武,为蛇龟相缠形态。

四神镜

2.神兽纹镜:此镜纹饰清晰,边缘内侧有双重锯齿状连续花纹。镜钮四周为神兽,十分突出醒目。神兽有蜷卧洪羊、水潜游龙、飞天蝙蝠等,形象生动逼真。

第六单元

花鸟镜11面)

说明文字:花卉题材在金代铜镜中发现不多。但形态构图都与中原地区不同。花卉镜在汉代就已流行,到了唐代开始盛行,宋代更盛极一时。到了金代,花卉镜的纹饰趋于简洁。主要花纹有菊花、葵花、莲花、缠枝牡丹花、万字符号牡丹花等多种纹饰。金代花鸟镜主要是仿唐代,偶有创新,但是仿唐样式比较常见。禽鸟主要有鸳鸯、雀、鹊等,有的展翅飞翔,有的静静伫立,有的足踏花枝。周边点缀蜂蝶、花枝,构成一幅诗意浓郁的花鸟小景。

1.“亚”字形四孔雀纹镜:此镜呈“亚”字形,圆钮,宽边素缘。四只孔雀同向振翅飞翔,拖尾,俊美的孔雀花冠飘垂。在镜缘与孔雀间有一圈连珠纹绕镜一周。镜缘有“肇州始兴县”、“上京宜春县”刻记。

“亚”字形四孔雀纹镜

2.荷花鸟鱼纹镜:鸾鸟镜流行于唐宋,金代在仿制中有所创新,主题纹饰有双凤、雀雁等辅以花、枝叶、蝴蝶纹等,以写实为主。这面铜镜,宽素平缘,地纹布满水波,细密而流畅,几条锂鱼在荷花掩映下时隐时现,空中飞鸟口衔荷叶与之呼应,荷花、鸟鱼组成一个清新,秀雅的画面,体现出女真人丰富的想象力。

荷花鸟鱼纹镜

第七单元

铭文镜(7面)

说明文字:铜镜铭文始于战国,流行于汉魏晋南北朝。金代铭文镜比例较小,而且内容、形式和书体也异于前代。均以主体纹饰出现,书体或篆或楷,且大多笔法精良,美学价值较高。金代铜镜铭文的内容一是祝愿“高官厚禄”、“多子多孙”、“延年益寿”的吉祥用语;二是表达男女之间忠贞爱情和相思之情。

1.带柄“心心相印”镜此镜构思精巧,匠心独运。主题纹饰为两个“心”字笔划对应,对扣在一起。从外观上看,是一朵花的纹饰,美观大方,表达了青年男女对纯洁感情的向往。此镜面无钮,持柄而用,堪称铜镜之佳品。

带柄“心心相印”镜

2.家常富贵四乳镜这件家常富贵四乳镜,内区以镜钮为中心,排列一圈花纹,外区为相隔的四花四字,其中夹有四乳透视图形,四字为“家常富贵”,预示人财两旺、吉祥如意。

家常富贵四乳镜

3.青盖作镜:金仿汉龙虎对峙镜,非常有特色。圆形、圆钮,钮座外四神绕钮,其中一龙一虎夹钮对峙。另两兽在龙虎尾部之间,一龙似狼成奔腾状,鼻额凸出,瞪目呲牙舌翘,角直立,脊背呈五珠点纹;腹中弧线内一双珠纹,下呈扫帚纹饰,尾上翘无鬃。另一虎身形极瘦,扭身扭臀、瞪目张嘴、尾臀凸起。龙虎尾部间,一突头龙躬身翻卷,龙身躯呈珠点纹;龙头前一兽,身形瘦小。内切圆近缘一周锯齿纹,外两圈弦弧纹带中有一周铭文:“青盖作镜自有记,辟去不祥宜古今,长得二亲利孙子,为吏高官寿命久”二十八字。

青盖作镜


第八单元

素面镜5面)

说明文字:素面镜即没有花纹图案的铜镜,是一种常见的民间私铸镜,多数镜体较薄,质地不佳,但也有精品。此类铜镜出现于北宋末年,镜背素地无纹饰,仅铸有商标性质的字号铭文,铭文置于钮一侧的长方形框内,人们习惯按铭文中出现的地名命名,以湖州(浙江吴兴)镜最多。金代素面镜有的素无图案,有的仅在镜面或镜缘刻铸有款识。金代缺铜,许多铜镜铸有或刻有官方款识、押记这是金镜独有的特征之一。金代负责检验铜镜的官府分别为警巡院、录事司、司候司、转运司、县佛教与道教管理机构等。刻在镜子上的文字即为这些机构或承办官员的落款,多为汉字楷体结尾置一女真字,作为押记。

1.花瓶柄阳燧镜:此镜造型秀美独特,镜柄为花瓶形,瓶颈、瓶身细长,瓶肩较宽,瓶座呈两瓣花叶,瓶口有一朵花。镜面呈凹形,平滑光亮,对着太阳可聚焦引火。

花瓶柄阳燧镜

2.菱花形湖州镜:铜镜外缘由八瓣莲花组成,素面其上铸有“湖州石家青铜照子记”字样。镜缘上刻有“泰州主簿记”刻记。

第九单元

中间展柜11面。

三、结束语

“今人不见古时月,今月曾经照古人”,铜镜作为古代人们的日常生活用品,早已完成了它的历史使命。但是它所传承的人文内涵、所记录的学问内涵、政治制度、社会风俗、思想意识、铸造技术、工艺美术、对外交往及等信息已无声地沉淀在方寸之间。金代铜镜艺术远承汉唐流风,近接北宋余韵,是金源学问的一个侧面,为古老、辉煌、多元一体的中华学问,增添了绚丽的篇章,是女真人留给后人的弥足珍贵的学问遗产。

四、古代铜镜的铸造流程

古代铜镜铸造包括青铜合金的熔炼、铜镜的铸造、铜镜的热处理、铜镜表面的机械加工、铜镜的表面处理等技术流程。其中铜镜的铸造又可分为制模、制范、阴干、焙烧、浇注几个步骤。

铜镜也称为青铜镜,其原料是铜、锡、铅合金。在几千年的历史时期内,镜的合金配比在不同的历史阶段有明显的差异。如齐家学问至西周晚期,合金技术不太成熟,铜、锡、铅的含量较低。战国至唐五代基本上是一种含铅的高锡青铜镜,且成份波动较小,约为铜66%-72%、锡20%-26、铅4%-8%。此类镜映像十分清晰。宋至明清铜镜绝大多数使用了一种新的铸镜合金,含铅、锌量较高,含锡量明显降低。这种镜塑性较好,易于制作,表面处理后,亦能得到较好的映像效果。锡的延展性好,加锡还可以增强硬度,使之有光泽,毫发可鉴。锡可以使铜合金致白致坚,色白易于映照,坚硬则在研磨时不易留下痕迹。加少量铅,则有利于成型,使镜背纹饰非常清晰。

1.铜镜的铸造

⑴.制模

一般青铜器造型,须先制模,后制范。模可用木块或陶片雕成,也可用范土制成。若器物形制较为简单,所需产品较少,模便可直接用来制范。若器物形制较为复杂、花纹较为繁缛,需对模具多次修整,或产品需要量较大,祖模需长期保存备用,则须由一次阳模(祖模)制出一次阴模,再用一次阴模制出二次阳模,再用二次阳模来制范。对花纹图案的修整,通常在阳模上进行,对于高浮雕花纹,则可通过堆砌、按压、雕刻等方式,在泥质阳模上制出。一个镜模往往需要经过多道工序反复翻制后,才能最后制作成为供翻范用的阳模。当制作好阳模以后,就可以开始夯制泥范了。(附镜模照片)

⑵.制范

造型所用的泥料一般采用就地取材。制范与制模对泥料的要求不一样。制模所用的泥料是经反复的揉搓、陈腐而成的泥料,而夯制泥范所用的泥料是没有经过揉搓,只是干泥土、砂和草木灰的混合料。泥料需按比例配好后加水陈腐一天以上。夯制泥范用的泥料分为面料及背料。

古代制范大都是分层夯制的。制范时,将木框套放在镜模上,先装入面料将镜模表面全部覆盖一层,以看不见镜模为准,然后装入背料夯实即成泥范。夯制泥范需根据铜镜的具体品种采用不同的夯制工艺。镜背为线雕的镜种,背纹起伏很小,其剖面近乎平板,制范的泥料可填满后一次性夯实。背面纹饰为高浮雕的镜种,其夯范工艺往往需要分两层进行:夯第一层时,可将散土料填平木框,用横截面较小的木椿头,轻轻地先将散泥料夯压成整体后再逐渐用力,使每处浮雕与浮雕之间的泥料得到夯实,泥料被夯压至木框高度的一半至五分之二时再填入第二层泥料,泥料需填至超过木框的高度,这时可用横截面大一些的木椿将背面夯实,直至夯至与木框的高度齐平。(附西汉蟠螭纹镜范照片)

⑶.泥范的阴干、焙烧

泥范的阴干过程需在相对封闭的环境中进行,若放置在通风处进行阴干,由于泥范表面层的水分蒸发较快,而范体中心的水分向外迁移的速度与表面蒸发的速度不能平衡,这时泥范就会出现裂缝。

泥范经过一段时间的自然阴干,使范体里的一部分自由水得到缓慢的蒸发后装入窑内进行焙烧,所谓焙烧即先焙后烧。范体里的水分有两种,一位自由水,即游离状态水;二为结晶水,即水与泥料中各种化合物之中的化合水。在常温条件下进行自然阴干时,只能蒸发掉一部分游离状态水,剩下的部分当与空气中的湿度保持平衡时,就再也不可能继续蒸发了。而泥范中的结晶水,需在550℃以上的温度中才能分解。生土中多含方解石,需在850℃-900℃时才能得到分解,而在实际烧制过程中,窑内的温度一般都要接近1000℃,才能将泥范中的结晶水彻底分解完。所以,泥范阴干的时间再长,也不可以能达到彻底脱水的目的,需装入窑内进行焙烧。在烧制过程中,火候的掌握是很重要的,若要达到烧成的陶范既不变形又不开裂,需按照镜范具体尺寸的大小,来决定烘范的时间及温度的变化规律。(附焙烧窑照片、鼓风倒焰窑剖面示意图)

⑷.浇注

铜镜都是立式浇注,其水口都是设置在镜缘上。从古代铜镜的剖面几何形状来看,战国镜的镜体平直,镜钮薄于镜体,镜缘稍厚于镜体。按照铸造原理,立式浇注时,镜体是顺序凝固的,有足够的补缩效果。西汉中期以后,镜背出现的半圆钮与凸起的棱及加宽并加厚的镜缘,是为了保证半圆钮在凝固收缩期内得到充分的补缩。但为使镜体的各个部位特别是镜钮钮座处能得到充分的补缩,只能再通过增加铅在合金里的比例,才能达到这一目的。铜、锡、铅三元合金的青铜镜合金中,当其中锡含量确定以后,铅含量的多少,就决定着该合金凝固时间的长与短。

当青铜镜溶液温度适合浇注时需一次将范腔注满,浇注时的温度应掌握在900℃左右为宜。如果浇注温度过高,范腔表面容易被烧结,造成铸件表面粗糙且不容易脱范,如果浇注温度过低,青铜溶液刚注满范腔就凝固,速度太快,镜体得不得充分补缩而造成镜体产生大面积缩松。大尺寸镜因体积大,浇注后范腔内铜液多,储热时间长,凝固速度慢,容易出现脱范困难及表面铸造缺陷,浇注时可适当降低浇注温度。小尺寸镜的情况则与之相反。(附铜镜浇注图)

中国古代铜镜除采用“范铸法”外,还使用失蜡铸造技术,也就是溶模铸造技术。即以黄蜡、牛油为模的浇铸工艺,古代称之为出蜡法,又称失蜡法。我国金属器物的溶模铸造约发明于春秋时期,西汉以后,铜镜的失蜡铸造已较为普及。(附东汉滑石镜范照片)

2.铜镜的热处理技术

青铜淬火是我国古代一项重要的技术成就,约发明于战国时期,之后一直沿用下来,对改善部分青铜器的使用性能起到了重要作用。《汉书》卷六十四《王褒传》云,“巧冶铸干将之樸,清水焠其锋。”颜师古注:“焠,谓烧而内水中以坚之也。”许慎《说文解字》:“焠,坚刀刃也。

3.铜镜表面机械加工技术

从铸型脱出时,镜表面比较粗糙,有时会出现气孔和镜体变形。机械加工的主要任务是校形,填补气孔和沙眼,并用刮削研磨等方式使镜面平整光滑。具体做法是将铜镜毛坯安置在陶车上,将镜面朝上,当陶车转动时,用较粗的石料(或钢质刀具)进行磨削,当铸面毛坯被磨掉以后,可以换较细一些石料将较粗的磨痕磨掉,然后再换更细的磨石来研磨镜面,直至将镜面磨得可反映出物体,这时可用棉布进行抛光,经抛光后的铜镜,即可映像了。(附脱范后未经加工的铜镜)

铜镜透光是铜镜冷却和加工研磨镜面过程中,镜面上产生了与镜背图纹相应的曲率差异所致,是铜镜反复研磨致光过程中获得的。当光线照在透光镜镜面时,镜面相对的墙上,会反映出镜背花纹的影像。影响铜镜透光的工艺因素较多,首先具备二个前提条件:一是镜背图纹要有足够大的凹凸;二是镜体内部要足够的薄。一般情况下,致使铜镜透光的主要工艺当是在研磨,开镜时需要研磨,使用过程中也要经常研磨,镜体因此越来越薄,以致透光。所以,透光镜的出现,可以说是研磨工艺的一项杰出作品。

4.铜镜表面处理技术

铜镜一经刮磨后,便获得一定的映照能力,我国早期铜镜一般都这样直接使用。中后期铜镜进行了特殊的表面处理,称为“开镜”、“磨镜”。也即铜镜铸成后,还需在表面镀锡,即在镜面涂锡汞齐,用白毡磨擦打光。

关于我国古代铜镜表面镀锡的记载始见于汉代。《淮南子·修务训》云:“明镜之始下型,矇然未见形容,及其粉以玄锡,摩以白 ,鬓眉微毫可得而察。”这段话意思是,铜镜始脱范时,昏昏矇矇,未能映照人影,及致粉涂了玄锡,用白毛毡抛光后,便可须眉可察了。“玄锡”,即锡汞齐。

新铸铜镜经镀锡打光后,光亮可鉴。但在铜镜使用、保存过程中,与大气和人体的接触,镀层会受到自然腐蚀变黑,这就需要重新“开镜”。中国国家博物馆藏有一幅《清代佚名磨镜图》,画中磨镜者骑坐于长凳上,俯身于磨镜石上磨擦铜镜,旁立一翁、一妪、二少妇,一妇持镜自照,镜中形象清晰逼真。(附《清代佚名磨镜图》照片)

5.古代铜镜的使用方式

铜镜的使用方式主要有两种:一种是手持,一种是放置或悬挂于金属、木质或其他材的支架上。我国古代铜镜大多数是钮镜,镜背中央有带孔的镜钮,可穿入绶带,使用时握住绶带,揽镜自照。这是从先秦到晚清铜镜使用方法的主流。但较大铜镜不易把持,所以发明了镜架,将铜镜悬挂或安置其上。(附长沙马王堆汉墓出土铜镜,东汉鎏金铜镜架)

晋朝画家顾恺之的《女史箴图》摹本中,对使用铜镜有着细致的描绘:画左边坐着一个男子,对着一座镜架,后面一位妇人拿着梳子替他梳头。右边还有一个男子,正在微仰着头,对着另一面镜子,镜子里映出其面目。画中镜架为落地式,支杆插入镜钮中,镜架中部尚有托盘。人物身旁放置镜奁等物。《女史箴图》体现了中国古代铜镜最主要的两种使用方式。

了解下一展览

展览回顾 > 大辽遗珍——辽代文物展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