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进西域——新疆丝绸之路文物精品展

前言

“丝绸之路”是连接亚洲、非洲、欧洲的东西交通要道。它不仅是世界上最长的一条通商之路,而且是东西方学问交流之路,是人类历史上的大动脉。它的形成与发展,为大家揭示出东西方文明源远流长的历史,描绘出栩栩如生的中西学问交流的历史画卷。

新疆古称“西域”,是丝绸之路的枢纽,世界四大学问体系的荟萃之地。世界文明的河流在此蜿蜒沉积,汇聚成兼容并包,精彩纷呈的丝路文明。考古发现表明,约在5万年前的旧石器时代新疆就有人类活动;在青铜时代与早期铁器时代,活动在这里的众多族群通过亚欧草原通道与东西方文明发生了广泛而深刻的联系。随着汉代丝绸之路的开通、西域都护府的设立,西域历史步入了与祖国同呼吸共命运的新纪元。走进古代西域,回溯那悠远而辉煌的时光,拙美的彩陶、惊艳的华服、古奥的佛经、浪漫的飞天、庞杂的简牍、精巧的货币,尽收眼底。



第一部分 丝路先声


在5万年前的旧石器时代新疆地区就有人类活动,大约从公元前2000年起,天山南北各地先后进入青铜时代和早期铁器时代。从北疆到南疆,星罗棋布的人类遗迹表明在张骞通西域之前,新疆大地上文明薪火已呈燎原之势。如小河墓地、且末扎滚鲁克墓地、乌鲁木齐阿拉沟墓地、和静察吾乎墓地、吐鲁番洋海墓地、哈密焉布拉克墓地等一系列重大考古发现,揭示出古代东、西方学问交流因为游牧民族的迁徙而辗转延伸,东、西方之间最早的学问交流,因彩陶技艺西来、青铜冶炼东传的学问交融路径,而被学界称作“彩陶之路”和“青金石之路”,由此开启的东西方学问交流的浪潮,成为汉唐丝路的先声。


第一单元 青铜彩陶相辉映


青铜冶炼技术的发明和传播是人类学问史上的重要事件。新疆地区的考古发现表明,这里的青铜制品和陶器乃至石器往往同时伴出,表明了新兴技术与传统学问同时共存的状态。新疆地区的彩陶出现时代,是与人们转入定居的农业生活或是半农半牧的经济状态相适应的。新疆的大部分地区都曾出现过彩陶的踪迹,不论是在昆仑山麓、天山南北,还是在塔里木盆地边缘,可以说彩陶无处不在。其延续时间经历了青铜时代至公元前后,历时两千余年。各地区的彩陶风格既有各自的特点,又彼此保持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为中国的彩陶学问增添了新的内涵。这里的青铜器则表现出浓厚的草原学问的特点,与古朴大气的新疆彩陶相互辉映,共同展现当时人们高超的手工技艺和细腻的审美情趣。

第二单元 工艺精湛促发展


西域居民的木器加工和毛纺织等手工业生产独具地方特色。新疆的“马罽毡畜”和中原地区的“农桑耕织”一样,成为这里先民们生活资料的重要来源,也成为当地进入文明社会的一个重要标志。纺捻毛线,织制毛织品,毛纺织也自然成了新疆最早发展起来的传统手工业。新疆各地考古发现了大量的色彩丰富,做工精美的毛纺织品,印证了新疆地区早在青铜时代早期就拥有了很发达的毛纺织加工业。此外,从新疆各地出土了大量的木器,其中有纺织工具、餐具、生活用具、装饰品、打猎用具等种类繁多,而且很多木器上刻画有各种各样的动物纹饰,更显出优美的装饰效果。无论是精湛的毛纺织业,还是木器加工业都很大程度的促进了西域社会经济的发展。



第二部分 丝路遗珍


汉唐盛世,丝路畅通,西域都护府、安西都护府、北庭都护府的建立使得西域各地呈现出政治稳定、经济发展、学问艺术繁荣的局面。西域成为东西方文明关注的焦点。东汉末年为躲避战乱许多汉人陆续西迁来到西域,他们带来的先进技术和儒家思想学问很快在这里落地生根,并与当地其他民族学问相互吸纳融合发展。来自罗马、波斯、中亚、印度的各种文明因素也继续向西域汇合,从而使这里成为世界各大文明精粹汇集的熔炉。西域各族人民通过辛勤的劳动,促进着农业、畜牧业、手工业、商贸的发展。这一时期各地发现的考古学问遗存,展示出当时西域各地学问独有的地域特色,以及吸纳外来学问进一步发展、兼容并蓄的缤纷景象。稳定的政治局面,为西域经济、学问的发展提供了有力保障,丝绸之路在唐代进入全盛时期。


第一单元 四海奇珍流传广


汉代张骞通西域,开辟了东西学问交流的新纪元,从此,起始于洛阳,越河西走廊抵达西域,沿戈壁绿洲和帕米尔高原,通过中亚、西亚和北非,最终抵达非洲和欧洲的东西交通大道,成为古代东、西方进行政治、经济学问交流的大动脉。因通过这条道路贸易的珍奇货物以中国丝绸影响最大,德国地理学家李希霍芬把它命名为“丝绸之路”。其实,这条把世界几大文明连接起来的陆路交通要道,至少在公元前2000年就已经存在,中原地区的丝绸最迟在战国时期已经传入西域。唐代的大统一进一步促进了丝绸之路的发展繁荣,中国与东罗马帝国、波斯萨珊王朝以及后来阿拉伯帝国的贸易往来不断加强。世界各大文明区域的货币随着各种珍奇商品的流通汇集到西域各地。 西域各地出土的各类中外货币见证了西域地区作为丝路贸易重要枢纽所发挥的作用。


表格:中国文献中东罗马帝国的不同称谓

中国文献

拜占庭帝国的称呼

《魏书·高宗纪》《显祖纪》

普岚

《北史·西域传》

伏卢尼

《大唐西域记》《法苑珠林》

拂懔

《往五天竺国传》

大拂临

《经行记》《隋书》《旧唐书》

拂菻

《元史·爱薛传》

拂林、弗林

《明史》

佛郎机



第二单元 多样文字入史册


汉唐时期,丝绸之路的畅通进一步促进了东西方学问交流。西域呈现出多种宗教并存,多种学问汇聚的局面,汉风儒俗在西域得到广泛普及,绿洲学问和游牧学问争奇斗妍,西域学问的兼容并蓄迎来了盛世繁华。唐代时期在西域推行了州县学制度,沿用《毛诗》、《论语》、《孝经》等儒家经典作为教材,学生们虽习用汉字,但却讲胡语和汉语,表明汉学问在这里得到广泛传播。如果说一个遗址、一座墓葬、一块锦片、一塑泥俑和一个陶罐是一台历史活剧上的背景道具,那么出土的文书和木简则是历史舞台剧中鲜活的人物台词与旁白。西域各地出土了内容丰富的汉文、佉卢文、龟兹--焉耆文、于阗文、粟特文、梵文、突厥文、吐蕃文等文书,反映出当时多民族学问和谐共处的局面。这些古卷文书从不同角度记录了丝绸古道上西域居民的社会学问状况,西域呈现出前所未有的语纷文繁之盛况。


第三单元 珍宝粉黛扮仪容


生活在西域的居民用他们独特的情感创造着艺术,美化着自我。从考古发掘的文物看,当时的首饰制作工艺精美,服饰种类繁多,并使用青铜、黄金和白银制作服饰装饰配件,动物纹刻画艺术成为社会所尊崇的习俗。从一些出土文物的细微层面,大家也能看到社会变化发展的迹象,这些都反映了当时人们丰富多彩的生活习俗和丝绸之路的学问繁荣。



第三部分 丝路佛韵


丝绸之路的兴盛促进了西域宗教学问的传播,尤其以佛教为盛。公元前1世纪,佛教传入西域,经过长期发展,形成了以于阗、龟兹、高昌为三大佛教中心的具有西域特色的佛教学问,主要表现在佛教建筑、雕塑、绘画、音乐、舞蹈、戏剧、说唱、经书翻译等学问艺术中。到公元14世纪,佛教在西域开始逐渐失去了往日辉煌。而明清时期藏传佛教却在西域部分地区得到空前发展,不仅留下了丰富的藏传佛教学问遗存,而且为中国佛教学问注入了新的内涵。



第一单元 百卉千葩之西域佛教


佛教始传西域各地,主要流传的是小乘佛教。公元7世纪,唐设安西都护府,汉地大乘佛教传入西域。两个佛教系统的并存发展和西域多民族的特点,使西域佛教艺术呈现出多样性。于阗、龟兹、高昌三大佛教中心现存的石窟和寺院遗址中的建筑、雕塑和壁画艺术都具有浓郁的地方和民族特点,是我国佛教艺术的重要组成部分。此外,西域出现的一批著名佛学家、翻译家,对我国佛教学问的发展作出重大贡献。


第二单元 妙音梵迹之藏传佛教


公元14世纪,佛教在西域开始逐渐衰微。而藏传佛教在天山北麓却得到进一步发展。明末清初, 西域卫拉特蒙古诸地之藏传佛教的发展进入鼎盛时期。16世纪末17 世纪初,土尔扈特蒙古正式信仰藏传佛教格鲁派。土尔扈特蒙古历代汗王,数十次从西藏迎请藏传佛教名僧到其驻地,弘扬佛法、翻译佛经、建立寺庙。土尔扈特蒙古对藏传佛教虔诚的信仰,使其在土尔扈特蒙古中呈现出喇嘛僧人数量大增,寺庙规模宏大,名师辈出的景象。藏传佛教在西域部分地区的兴盛不仅留下了丰富的藏传佛教学问遗存,也给衰微的西域佛教增添了新的内容和新的养料。

展示内容:

1 题版:关于唐卡的常识链接

唐卡:唐卡是绘制后用彩缎装裱并悬挂供奉的卷轴画,是信仰藏传佛教民族所特有的艺术形式。唐卡是在长期的艺术实践中形成和发展起来的,具有鲜明的藏族学问特点和浓厚的宗教色彩。

2 题版:关于藏传佛教造像的常识链接

铸刻雕塑是藏传佛教各类造像中数量最多、水平较高的艺术门类,在藏传佛教寺院艺术品类中占据显要地位。铜铸造像,是金属造像中的一种。用铜与其他金属合金熔铸而成的佛像,是藏传佛教造型艺术中最多见。金铜造像的制作方法分为锤揲工艺和浇铸工艺两种。锤揲工艺是用冷锻和热锻将金属件模压或自由锤打成型后,再焊接或铆接在一起;浇铸工艺是经过冶炼、翻砂、雕刻、磨光、鎏金等程序。



 

了解下一展览

展览回顾 > 大辽遗珍——辽代文物展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